【喻黄】北至论·共沐琴瑟

过日常双线,放飞自我

喻文州想,自己大抵又是做了厢梦。面前好似真真现出一瞬人影,能见到那面带笑靥,眼波流转,轻唤何名。道士下意识的去应他,声如喃语,舌尖滚字,是怕谁听去的慎谨。他抬手颤巍,十指交扣时才惊觉那人仅仅浮空一把。
烟灰俱散。
——他为何现身于此?
喻文州忽然头闷的厉害,眼前似是聚了什物,凝着昼亮的光。便有人身形一矮,昏了去,只隐隐听闻门搭一若。

唯恐梦醒,也没有谁。
恍然有人声起,缥缈如丝,题破恩怨。可即便能再相逢,不若因果,想必也是无悔的——只因他定要寻他,说是执念也罢。
……踟蹰也罢。

忽有风过。
喻文州猛然坐...

【喻黄】北至论·问其所知

副章,死于开头【。

喻文州将醒半响。
他看去四壁陌生,脑袋昏沉,就好似多了些什么,又好似丢了什么。末听帘锦声响,便见来人端着盛了食物的圆盘,放在桌前。
“哎,”江波涛看着他,“醒了也不叫我一声。”
喻文州微笑以答,也没多久。
“身体还好吧?”
“无碍。”
一问一答,江波涛也没多寒暄什么,说若异生事,就用灵符叫他。
“我得出去一趟。”他讪笑道,“抱歉不能照顾你。”
喻文州道他,自己尚且不需照顾,你诸多注意些旁事,免得平白生异。
后而似是那事要紧,江波涛道谢,便带上拂尘急急地出门,留了一时敞屋空荡无声。喻文州下床拿了糕点果腹,将其余的一齐收入柜中,离了堂屋,转身把门柄带好。
涩气襟怀,天色尚早,出门就见小铺小家忙着...

【叶蓝】皓月当空。下

原稿被人误删于是哭唧唧重码。

蓝河再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。
揉揉略做胀酸的眼睛,穿衣起床,拿了昨日就放在桌上的糕点来吃,算是应酬了早饭。
他无意向屋外一瞥,那里空空荡荡,明明不需什么,却总感觉是缺了什么必要的东西。
少点什么……
蓝河一下子坐起身。
他拿出书柜里的宣纸摊平在地,带了银两,负剑而出。
一路直向蓝溪阁。
笔言飞不在,蓝河便找了系舟与他一同。
“去哪里?”系舟手里提了一个小竹篓。
“不知道。”蓝河摇摇头,“越远越好。”
“越远越好?”系舟将竹篓背上,看起来倒多了些书生意气:“兄弟,你莫不是在戏我玩儿吧?”
“……找大春。”
春易老时常喜爱在僻山绿林里习剑。系舟无奈叹气,招呼他一起划动船桨。两人没有多言,...

【叶蓝】皓月当空。中



在蓝河的认知里,真正的江湖中人是夜雨声烦那样‘负剑逍遥纵横天下’,不畏视仇,敢爱敢恨,和君莫笑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两人都没开口,即使知道对方已经醒了。
天色也不同之前的朦胧不清,阳光透过窗纸撒了满屋子的暧昧,甚至他似乎还听到了远处传来的笛声。
“喂,你打算什么时候走?”蓝河语气间带了少许不满,他看着叶修叼在嘴边的草晃来晃去,心里来的闷烦,却又发现这根似乎和昨天的那根是一模一样的。
——管它是什么草,反正不干他的事。
蓝河干脆翻身背对着叶修,总觉得对他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无可奈何的烦躁感。
“就这么不喜欢我?”
“嗯。”
“好歹我也是江湖第一人啊?”
“嗯。”
“亏我还那么喜欢你。”
“……”
蓝河猛的翻过身,...

[ 叶蓝 ]皓月当空。上

江湖paro.

都说这江湖上有一位游侠名声远扬,人尽皆知,却不谙世间繁华。
仇者接二连三也是孤身一人,而今淡忘江湖传说。
说书人一收手中折扇,拿起桌上的白玉瓷杯抿茶,又笑道:
“乃见似疯如癫。”
蓝河紧张的绷直了身子,心想果然诚不欺我。
几个蒙面的黑衣人将一人团团围住,各各持刀把剑,明摆了以多欺少。而中间那人也不慌,他从伞柄中抽出一把长剑挥舞,速度极快,蓝河只见了剑光闪过,鼻间腥浓,那几个黑衣人便一一横倒。
这人的剑法绝不会低于夜雨声烦——他死死的盯着那面黑色帽纱,血色一溅,脸上沾染了什么也不知道,却被里面的眼神赫了一惊。
执伞的人只是轻扫了他一眼,便将剑收回伞中,撑起伞面...

[ 索夜/喻黄 ]缘说.2



总有一些喜欢来找麻烦的人,应该早就对此习惯才对。
索克萨尔坐在爱人身旁,手指技巧性的按摩着他光滑的脊背,面上总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。
兴许他并不觉得自己身份荣誉是多么的重要的一件事。
被给予安居乐业的城邦,搭起琉璃的屋瓦,又或者是这所被人瞻望慕求的城堡,如是观赏耳听,该是彰显的华贵。
被人拥簇着降临的时刻,被人唾弃着生存的时刻。
他们留给他的只有属于自己的房间和一个木质的存物架。
枯燥无味。
仆佣带进来的东西会是烫金镶边的,页面也平坦光滑。
他只能靠不断更换的书籍来了解外面的一切。除此之外,便是那扇会吹来冷风,装饰着铂金的窗台了。
时间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慢。
导致成这样下场的因果,是从前偶然一次,菲特洛卡玩...

[ 喻黄/索夜 ]缘说.1

 

“抱歉,夜雨。”

银发男人在血光中回过头来望着他,眸底的光像是凝成了水面,清晰的倒映着自己,透过一抹苦笑与不甘。

他抱着他附在耳边不知说了句什么,随后眩晕着光,男人的面容愈发模糊。

为什么不救我,明明说好了的——

夜雨声烦猛的睁开眼睛,入眼一片繁星昏暗。

他楞在原地好一会儿,仿佛还分不清现实与梦境,又坐起身来。

冷汗顺着脸颊滑下,淌进裹着铠甲的颈部线里。

他喘着热气,低头将不知何时贴于自己腹部的冰雨刃面移开。

这或许就是上帝对自己的惩罚吧。

夜雨声烦转头看向身侧,那里没有任何活物的气息,只有被压出倒痕的野草伏着,分明就是自己的杰作。

偶尔一声虫鸣,衬托的夜色...

[ 喻黄 ]Before the cherry blossoms.上

三次事多,不知道能不能赶上黄少生贺..葛优躺

——在樱花散落之前

一.

黄少天所在的小区里移栽了几棵枝根粗壮的樱花树。
那天清晨没有炎阳和熙着春光,反倒细风吹过卷起一阵瓣舞涟漪,伴随人声惊叹的吵嚷——总之他掀开窗帘时便是满目粉樱玲琅。
正值季月花期,鸟啼作随,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。黄少天困倦的打着哈欠,拉合窗帘的最后一眼看到了楼下那辆与众不符的运满了家具的车。
说起来隔壁好像空了很长时间……
他转身一个利落将自己蒙进被子。
脑海困意翻涌,却将楼梯道中乒乒乓乓的摩擦声听了个清楚。
左右是趁了花期多个邻居。
他想着,呼的掀开被子露出头。

不过终归没有睡着就是了——作为一个医生标准的生物钟来说。
黄少天拎着毛巾上...

[ 喻黄 ]衍尘.中

黄心喻速。

喻文州话说的很有份量。
黄少天心里一沉,他回过神来,自己被那人亲吻时并不是显得多为抗拒。再者,从来到蓝溪阁,就被这阁主一直贴心照料。
习惯了晨日他叩响竹门而唤响的“少天”,也习惯了在晚时和他一起查探门下弟子的休息。守规守距的过日毫不符合本应逍遥自在的剑客,他不禁有些惶怕了,却又不想挣扎脱离出这片浓烈情深。
黄少天抬手取了衣衫合到最上头遮住了那些暧昧的红印,拿起桌上的束绳虚掩一绑,嘴里嘀嘀咕咕着喻文州无理取闹,在听到一声轻笑后有些仓促的先行离开。

而正值夏暑,万丈高阳毒辣的很。
相比之下他穿的还是太奇怪了。路上不断有人和黄少天打招呼,他也都一一回应,高昂着嗓门试图压下那些许沙哑。
“黄少!你...

©汁逐青釉 / Powered by LOFTER